<sub id="lzjvt"><dfn id="lzjvt"><ins id="lzjvt"></ins></dfn></sub>

      <form id="lzjvt"></form>
      <address id="lzjvt"></address>
      <address id="lzjvt"><dfn id="lzjvt"></dfn></address>
      <sub id="lzjvt"><var id="lzjvt"><ins id="lzjvt"></ins></var></sub>
      <sub id="lzjvt"><var id="lzjvt"></var></sub>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數據挖掘:疫情前后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變化了嗎?

      時間:2020年11月04日 作者:李濤 來源: 中國青年報

       

      疫情前高校應屆畢業生期待的職業類型選擇比例

      疫情后高校應屆畢業生期待的職業類型選擇比例

      就業與疫情令我國社會壓力交織,各界前所未有的高度關注疫情沖擊下高校畢業生的就業問題。疫情前后,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地、就業期待薪酬、就業期待單位性質、就業期待行業、就業期待職業類別是否發生了變化?

      筆者領銜的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東北師范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疫情期間我國高校畢業生就業情況綜合調查”課題組,試圖回答上述問題。

      課題組與長沙云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新錦成數據科技有限公司合作,于高校應屆畢業生重要的畢業季——20204月到6月,對全國34個省級行政區高校應屆畢業生展開隨機抽樣調查,共回收學生樣本數13767個,有效樣本數13738個。本次調研對象包納了1850歲的年齡群體,有87%的樣本量集聚于21-24歲年齡段。大專畢業生、本科畢業生、碩士及以上研究生分別有1660人、11395人和683人。應屆畢業生樣本數據所在大學包納了一流大學建設高校(2.10%)、一流各類學科建設高校(2.30%)、全國重點高校(2.50%)、省屬重點高校(19.00%)、普通本科高校(68.90%)和高職高專(5.10%)。

      就業重心總體下移二線城市成最潛在的贏家

      總體上看,新冠肺炎疫情前后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理想的就業期待地變化差異不大,但內部結構性波動較大,就業期待地重心略有下移。疫情前就業期待地選擇比例由高到底依次為二線城市(31.42%)、新一線城市(29.15%)、地級市(18.07%)、一線城市(14.11%)、縣城(5.67%)、鄉鎮(1.09%)和村屯(0.20%),疫情后就業期待地選擇比例由高到底依次為二線城市(32.13%)、新一線城市(28.39%)、地級市(19.66%)、一線城市(11.56%)、縣城(6.50%)、鄉鎮(1.09%)、村屯(0.17%)。

      疫情前后選擇二線城市、地級市、縣城作為理想的就業期待地比例略有上漲,上漲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地級市、縣城、二線城市。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村屯的選擇比例略有下降,選擇鄉鎮的比例持平?梢,疫情前后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地重心略有下移,就業期待地流出和流入比例相對最高的是一線城市和地級市。

      課題組對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地選擇內部變化進一步展開研究,發現疫情前后就業期待地一致性選擇由高到低依次為:二線城市、地級市、新一線城市、縣城、一線城市、鄉鎮和村屯。其中,變動率相對最高的是疫情前選擇村屯的應屆畢業生,他們中有65.22%的比例疫情后發生了變動,變動者中有46.67%的比例另選了二線城市,有20.00%另選了縣城;其次則是疫情前選擇港澳臺地區的應屆畢業生,疫情后他們中有37.50%的比例選擇了新一線城市。

      在就業期待地為地級市以上的城市中,變動率由高到低依次為一線城市、新一線城市、地級市和二線城市,其中一線城市流向最高的是新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新一線城市流向最高的是二線城市和地級市,二線城市流向最高的是地級市和二線城市,地級市流向最高的是二線城市和縣城。

      總體而言,二線城市是疫情前后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地選擇意愿中波動最小、穩定性最強、流出最少但流入意愿又相對較高的就業期待地?梢,疫情使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重心總體的下移同時,二線城市成為應屆高校畢業生期待就業地選擇意愿上下變動中最潛在的贏家。

      就業期待薪酬變化不大八成以上集中在3001-8000

      疫情前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薪酬為1000-3000元、3001-5000元、5001-8000元、8001-10000元、10001-15000元、15000元以上的比例分別是4.48%、40.11%、41.77%、9.54%、2.20%、1.90%,疫情后該比例分別是4.37%、41.84%、39.88%、9.17%、2.38%、2.35%?梢,期待薪酬的總體變化差異不大,八成以上的應屆畢業生期待薪酬在3001-8000元之間。

      課題組對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薪酬選擇的內部結構性變化展開研究,發現疫情前后畢業生就業期待薪酬穩定性由高到底依次為15000元以上(90.37%)、3001-5000元(82.05%)、5001-8000元(75.76%)、8001-10000元(61.39%)、1000-3000元(61.21%)、10001-15000元(60.32%)。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15000元以上的畢業生疫情后依然選擇15000元以上的比例最穩定,其一致性達到了九成以上;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8001-15000元、1000-3000元的畢業生中近四成疫情后期待薪酬發生了改變,變動比例最高、穩定性最差。其中,波動幅度最集聚的是就業期待薪酬為1000-3000元的畢業生,盡管有38.79%該組畢業生疫情后對就業期待薪酬做了另選,但另選者中高達83.42%的比例選擇了3001-5000元,另選的集聚性程度最高。

      占八成以上的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薪酬是3001-8000元,因此需重點關注這個區間內疫情前后期待薪酬的波動情況。課題組研究發現:除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3001-5000元的畢業生以外,疫情后就業期待薪酬另選為3001-5000元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1000-3000元(32.36%)、5001-8000元(17.45%)、10001-15000元(1.98%)、8001-10000元(1.37%)、15000元以上(0.92%)的畢業生。就業期待薪酬另選5001-8000元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8001-10000元(28.18%)、3001-5000元(13.23%)、1000-3000(3.31%)、10001-15000元(3.17%)、15000元以上(1.38%)的畢業生。

      同理,疫情后就業期待薪酬另選1000-3000元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3001-5000元(3.72%)、15000元以上(1.38%)、5001-80000.23%)、8001-100000.18%)、10001-150000.00%)。疫情后就業期待薪酬另選8001-10000元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10001-15000元(24.21%)、5001-8000元(5.81%)、15000元以上(2.29%)、1000-3000元(0.97%)、3001-5000元(0.67%)的其他組畢業生。疫情后就業期待薪酬另選為10001-15000元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8001-10000元(7.23%)、15000元以上(3.67%)、1000-3000元(0.78%)、5001-8000元(0.46%)、3001-5000元(0.17%)。疫情后就業期待薪酬另選15000以上的其他組畢業生,由高到低依次是疫情前就業期待薪酬為10001-15000元(10.32%)、8001-10000元(1.65%)、1000-3000元(1.36%)、5001-8000元(0.29%)、3001-5000(0.15%)的其他組畢業生。

      高校應屆畢業生疫情前后就業期待薪酬總體保持較高穩定性的同時,依然呈現出疫情后明顯的就業期待薪酬中間集聚效應。在疫情前后發生期待薪酬變動的畢業生中,以5000元為界,疫情前低于5000元就業期待薪酬的畢業生疫情后主要向5000元遞增,而疫情前高于5000元就業期待薪酬的畢業生疫情后主要向5000元遞減。

      單位變動呈現“理性化”以“親緣性”變動為主

      疫情前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單位性質選擇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國有企業(22.24%)、中初教育單位(18.44%)、醫療衛生單位(13.17%)、黨政機關(9.35%)、民營企業(9.21%)、其他事業單位(8.50%)、高等教育單位(8.38%)、三資企業(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中外合作經營企業、外商獨資經營企業,4.90%)、科研設計單位(4.18%)、城鎮社區(0.72%)、部隊(0.59%)和農村建制村(0.33%)。疫情后選擇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國有企業(21.61%)、中初教育單位(18.90%)、醫療衛生單位(13.21%)、黨政機關(9.84%)、民營企業(9.34%)、其他事業單位(8.92%)、高等教育單位(7.87%)、三資企業(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中外合作經營企業、外商獨資經營企業,4.29%)、科研設計單位(3.67%)、城鎮社區(1.13%)、部隊(0.86%)和農村建制村(0.36%)。

      總體來看,疫情前后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單位性質具有穩定性和一致性,期待就業單位性質為國有企業、高等教育單位、三資企業、科研設計單位的畢業生比例略有下降,期待就業單位性質為中初教育單位、醫療衛生單位、黨政機關、民營企業、其他事業單位、城鎮社區、部隊和農村建制村的畢業生比例略有增加,但變化并不顯著。

      透視應屆畢業生疫情前后就業期待單位性質選擇的內部結構,課題組發現就業期待單位性質穩定性由高到底依次為醫療衛生單位、中初教育單位、黨政機關、國有企業、高等教育單位、其他事業單位、民營企業、科研設計單位、三資企業、城鎮社區、部隊、農村建制村。其中,疫情前后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單位穩定性最差的是農村建制村,疫情后有65.79%的畢業生另選了就業期待單位,主要流向由高到低依次為城鎮社區、國有企業、黨政機關、中初教育單位等;42.65%疫情前期待選擇部隊的畢業生疫情后由高到低主要流向了黨政機關、中初教育單位、國有企業、高等教育單位等。

      總體而言,高校應屆畢業生疫情前后就業期待單位性質變動呈現出“理性化”特征,變動以“親緣性”的單位性質變動為主,如25.63%疫情前選擇國有企業為期待就業單位的畢業生,變動期待單位性質主要是流向了民營企業;33.27%疫情前選擇民營企業為期待就業單位的畢業生,變動期待單位性質主要是流向了國營企業;12.40%疫情前選擇中初教育單位為期待就業單位的畢業生,變動期待單位性質主要是流向了其他事業單位和高等教育單位;28.75%疫情前選擇高等教育單位為期待就業單位的畢業生,變動期待單位性質主要是流向了中初教育單位。

      教育、衛生和社會工作波動最小房地產、住宿和餐飲業穩定性墊底

      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疫情前就業期待行業選擇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教育(32.48%);衛生和社會工作(13.14%);金融業(8.88%)、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8.15%);文化、體育和娛樂業(7.04%);制造業(5.67%);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4.87%);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2.97%);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供應業(2.84%);農、林、牧、漁業(2.39%);建筑業(2.17%);批發與零售業(1.90%);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1.61%);住宿和餐飲業(1.47%);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1.13%);房地產業(0.79%);租賃和商務服務業(0.71%);軍隊(0.69%);居民服務、修建和其他服務業(0.48%);采礦業(0.35%);國際組織(0.27%)。

      疫情后由高到低依次為教育(33.23%);衛生和社會工作(13.42%);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8.11%);金融業(7.85%);文化、體育和娛樂業(6.36%);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5.72%);制造業(5.59%);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供應業(3.02%);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2.81%);農、林、牧、漁業(2.37%);建筑業(2.02%);批發與零售業(1.87%);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1.56%);住宿和餐飲業(1.23%);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1.13%);軍隊(0.91%);房地產業(0.74%);租賃和商務服務業(0.67%);采礦業(0.55%);居民服務、修建和其他服務業(0.54%);國際組織(0.31%)。

      總體而言,疫情前后變化不大。教育,衛生和社會工作,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金融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是最受應屆高校畢業生歡迎的前五項就業期待行業選擇。租賃和商務服務業,采礦業,居民服務、修建和其他服務業,國際組織是應屆高校畢業生后四項就業期待行業選擇。

      課題組分析我國高校應屆畢業生疫情前后就業期待行業選擇的內部結構,發現就業期待行業穩定性由高到底依次為:衛生和社會工作,教育,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制造業,金融業,電力、熱力、燃氣及水生產和供應業,公共管理、社會保障和社會組織,水利、環境和公共設施管理業,文化、體育和娛樂業,建筑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農、林、牧、漁業,軍隊,國際組織,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采礦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住宿和餐飲業,房地產業。

      疫情前后就業期待行業穩定性相對較差的房地產業、住宿和餐飲業以及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疫情后畢業生另選教育,金融業,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這3個行業的比例相對更高。而教育、衛生和社會工作行業成為疫情前后波動最小、穩定性最強、流出最少,但流入意愿又相對最高的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行業。

      營銷類型崗位穩定性最差職能類型崗位最受歡迎

      疫情前應屆畢業生期待的職業類別選擇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職能類型崗位(如行政、人事、財務等,37.53%)、其他類型崗位(17.56%)、技術研發崗位(如研發工程師、測試等,15.32%)、管理類型崗位(9.95%)、運營策劃崗位(如運營、產品、設計等,8.58%)、服務類型崗位(如客服、服務員、店員等,3.28%)、生產操作崗位(如職業業生產崗位等,3.13%)。疫情后和疫情前完全一致,選擇比例由高到低依次為職能類型崗位(37.65%)、其他類型崗位(18.08%)、技術研發崗位(14.67%)、管理類型崗位(9.79%)、運營策劃崗位(8.40%)、服務類型崗位(3.53%)、生產操作崗位(3.18%)。

      疫情后畢業生期待的職業類別崗位中,職能類型崗位、其他類型崗位、營銷類型崗位、服務類型崗位、生產操作崗位的選擇比例略有增長,技術研發崗位、管理類型崗位、運營策劃崗位的選擇比例略有減少,但變化依然不顯著。

      疫情前后高校應屆畢業生就業期待職業類別的穩定性由高到低依次為:其他類型崗位、職能類型崗位、技術研發崗位、運營策劃崗位、管理類型崗位、服務類型崗位、生產操作崗位、營銷類型崗位。其中,營銷類型崗位的穩定性最差,42.96%疫情前選擇該項的畢業生,疫情后另選的期待職業類別崗位由高到低主要依次為:職能類型崗位、技術研發崗位、運營策劃崗位、管理類型崗位。職能類型崗位是疫情前后最受應屆畢業生歡迎的職業類別,無論是就業期待職業類別選擇的絕對數,還是穩定性,抑或疫后對畢業生的流入吸引率都是最高的。

      (作者為東北師范大學教授,國家萬人計劃青年拔尖人才)

      編者:我們希望這里是真正的圓桌會議,盡量接近理性,盡量遠離口水,盡量富于建設性,談論那些從胎教開始就爭論不休的教育問題。為此,我們拉出一張“教育圓桌”。

      jiaoyuyuanzhuo@sina.cn,等你發言。

      來源:

      http://zqb.cyol.com/html/2020-11/02/nw.D110000zgqnb_20201102_1-08.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幸运28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