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lzjvt"><dfn id="lzjvt"><ins id="lzjvt"></ins></dfn></sub>

      <form id="lzjvt"></form>
      <address id="lzjvt"></address>
      <address id="lzjvt"><dfn id="lzjvt"></dfn></address>
      <sub id="lzjvt"><var id="lzjvt"><ins id="lzjvt"></ins></var></sub>
      <sub id="lzjvt"><var id="lzjvt"></var></sub>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簽證難,打碎科學家的美國夢

      時間:2020年10月26日 作者:Nature自然科研 來源: Nature自然科研

      原文作者:Virginia Gewin

      5名留學生和博士后講述了因為美國簽證限制而經歷的波瀾起伏的一年。

      美國的一系列簽證限制,外加該國經久不散的反移民情緒,對無數處于事業發展早期的國際研究人員造成了影響。

      20207月初,特朗普政府宣布了一項存有爭議且飽受批評的政策——撤銷完全上網課的國際學生的簽證。

      8天后,這些政策被取消——但是早已在國際學生及其同行和所在院校中間,引起了廣泛的不安和困惑。

      一個月后,美國政府暫停簽發H-1B簽證——允許專業技術工人在產業界或學術界臨時工作的簽證——直到2020年底。

      美國簽證限制迫使一些國際研究人員無法留在美國。來源:Getty

      1月,美國政府將尼日利亞、緬甸、厄立特里亞、蘇丹、坦桑尼亞和吉爾吉斯斯坦新增至其最嚴的旅行限制國家清單,目前總數達到了13個。

      專家告誡,缺少來自其他國家的科研人才會危及美國的研究和創新!蹲匀弧凡稍L了5名國際研究人員,因為美國政府的簽證禁令和旅行限制,他們的研究通道和愿望已經蒸發或者擱淺了。

      CHENYANG LI:對美國簽證流程不抱任何期望

      Chenyang Li是美國埃默里大學的一名理論化學博士后研究員,現已回到中國。

      Chenyang Li是一名理論化學博士后研究員。來源:Zhengyi Li

      20155月我從佐治亞大學獲得理論化學博士學位后,便進入埃默里大學做博士后,之后一直待在那里。20199月,我續簽了H-1B簽證——總計可以持續6年。當時我也開始在中國和美國找教職工作。

      201912月,我受邀去北京的一所大學參加一場青年學者座談會。憧憬著這次的邀請能給我帶來一個工作面試機會,于是我當月就返回了中國。那時,我已有一年半的時間沒有回中國了,想著可以借這個機會去做學術報告、看望家人和女朋友。在之前的6年里,我回了中國三四次,從來沒有出現過問題。一般需要一個月,最多兩個月就能獲得返美簽證。

      1231,我參加了簽證面試,這一次美領館工作人員問我的問題和之前不一樣,比如我的計算機代碼是否能賺錢——這是一個我之前從來沒有被問過的奇怪問題。我的簽證在123中國暴發新冠疫情之前沒有弄好,而領館也因疫情而關閉了。所有的簽證流程都暫停了。到了2月,領事館工作人員告訴我,他們在積極處理我的簽證,所以我以為我還有機會回美國。但是新冠疫情加重了,簽證禁令隨即而來,所以我現在無法回去。

      更糟糕的是,我從6月之后就一直沒有拿到工資。因為我是H-1B簽證,而且我離美超過了6個月,所以埃默里大學無法繼續付我工資。

      現在我不可能在美國找到工作機會,疫情也使經費資助情形惡化,因此許多大學暫停了招聘,F在對我來說,最現實的目標是在中國找一份工作。我仍與我在埃默里大學的PI保持聯系,對方人很好,給了我很多幫助。我們定期在線開會,一起合作論文。

      鑒于目前的就業形勢,而且我的專業——電子結構理論相對小眾,要找到一份工作相當不容易。但是美國相比于其他國家,可能在這個領域多一些工作機會。在中國,大學通常側重于具有高影響力的應用研究,因此只有一小部分機構會特別注重理論化學。如果我能進入其中某個機構,我仍可以做我想做的研究。如果不能進,我可能需要稍微改變一下研究方向,以便更好地適應一個更側重于應用的部門。

      有人建議我繼續申請美國的頂尖大學,因為它們有最好的條件和資源來幫我拿到簽證。我給國際研究人員的建議是:在當前這個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回自己的國家之前要三思。

      UMAIR AHSAN:做好后備計劃

      Umair Ahsan曾是康奈爾大學的一名博士后研究員,現已回到巴基斯坦。

      Umair Ahsan在實驗室工作。來源:Umair Ahsan

      20195月,我開始在康奈爾大學做植物分子生物學博士后,那時我剛從澳大利亞博士畢業;而前一個月,我剛在巴基斯坦結婚(我和妻子都來自巴基斯坦,她當時生活在巴基斯坦國內)。這就像個夢:項目和大學都很好。我研究的是可以提升嫁接西紅柿產量的基因。

      博士畢業時,我申請了一年的美國J-1簽證(一類通常簽發給博士后的簽證),并在20194月拿到了簽證。同年6月,我的妻子申請J-2簽證遭拒。不幸的是,我們無法對此進行上訴。朋友和律師給我們的建議是,你可以重新申請,但是至少得等6個月或8個月,而且建議我們一起申請。由于我的簽證有效期是一年,我們決定在20204月一起重新申請。我原本計劃那時候回巴基斯坦看妻子,但是之后新冠疫情來襲,伊斯蘭堡的美國大使館關閉了——于是我取消了那趟行程。

      6月,在特朗普政府宣布不再簽發H-1BJ-1簽證后,我決定回到現在我所在的巴基斯坦。我與我在康奈爾大學的導師談了談,說我不想因為待在實驗室而毀了我們的項目。當時,我的研究效率和心理健康都受到了影響,因為我不確定后面還會有什么新的簽證限制。情況很艱難。除此之外,我們一直聽到各種新冠肺炎暴發的新聞,疫情給這個世界制造了太多的不確定性。我知道現實情況至少會把我的簽證流程往后再推遲6個月或8個月。

      630,當我坐在機場準備飛回巴基斯坦時,我發了條推特說我退出了自己的博士后項目,特朗普的簽證政策影響了許多人的研究事業,讓他們難以抉擇。我沒有想過那條推特會在網上炸開鍋,因為當時我只有95名關注者。但是到目前為止,我收到了大約6.4萬個點贊。那種感覺很好。至少有人在看我的故事。

      最有可能的情況是,我將回到澳大利亞,做不同的博士后研究。我的妻子和我已經有了澳大利亞的永久簽證——我們是在網上申請獲得的。我們原本打算8月去那里,但是因為疫情暴發而取消了航班。

      美國當前的簽證政策存在非常大的不確定性和各種混亂。你可能拿得到簽證,也可能拿不到。我建議考慮前往美國的國際研究人員做好后備計劃。如果你的配偶或伴侶打算和你一起去美國,那么就在同一個大使館一起申請簽證。

      GLORIIA NOVIKOVA:考慮你的所有選擇

      Gloriia Novikova是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的一名博士生,主要研究阿爾茨海默病。

      Gloriia Novikova是一名研究阿爾茨海默病的博士生。來源:Evgenii Grunin

      當我還小時,我們從摩爾多瓦搬到了莫斯科。在俄羅斯讀了一年大學后,我于2013年前往美國普渡大學學習化學工程。2017年,我來到了紐約的西奈山醫院做博士研究,研究對象從癌癥轉換為阿爾茨海默病。整體來說,我拿著F-1學生簽證在這里待了8年。最初,我每年都回俄羅斯幾次,但是過去三年我一次也沒回家,因為我害怕我會被在那里,失去我一直在做的所有工作。

      在我所在的機構,不僅僅是學生,還有大量的博士后是移民或拿簽證的。我們都感覺到了不穩定性。好在,我們的國際學生辦公室一直在回答我們的問題,讓我們感覺他們在為我們爭取。

      那是好的一面,但是我們越來越強烈地感覺到,移民問題可能會變得非常復雜,乃至國際學生辦公室也無力應對。美國的移民系統早在特朗普政府出臺限制簽證政策前就已經破漏不堪了。當我第一次看到現已取消的聲明說要將只上網課的國際學生驅逐出境時,我的丈夫(也來自俄羅斯,持有H-1B簽證在一家技術公司工作)和我便開始討論搬到其他國家。

      許多人不知道一個移民要付出多少努力、做出多少犧牲,才能在這個國家取得成功。我們大部分人離鄉背井,是為了過上更美好的生活。搬到另一個國家,將自己融入另一種文化——有時還要克服語言障礙——并取得成功,是極其困難的。那是一種令人頭痛欲裂的陌生生活方式,尤其是在當下。

      如果你認識國際學生,TA現在可能處于水深火熱之中,那么不妨伸出援手。問問他們現在怎么樣,即使你沒辦法給他們帶來任何改變。知道有人關心并且理解我們受到了這些簽證問題的影響,感覺會有些不一樣的。

      我建議國際學生尋找其他的研究訓練機會。在最近的移民問題出現之前,我以為我一定會留在美國——無論發生什么。如果你覺得在一個穩定而且移民受歡迎的地方組建家庭很重要,那么就得考慮其他選擇了。

      這是一個充滿恐懼和痛苦的時期,因為我真切地熱愛這個國家。我感覺自由,但是卻不再感覺安全和受歡迎了,F在我們捫心自問:美國是當前最好的選擇嗎?我不知道。

      AZAN VIRJI:破除只有特定移民值得進入美國的迷思

      Azan Virji是哈佛大學醫學院的二年級學生,也是F-1 Doctors的聯合創始人

      醫學生Azan Virji。來源:Nafeesa Ammar Abuwala

      1月,我的祖國坦桑尼亞被列入美國最嚴旅行限制國家清單。最顯著的變化是,坦桑尼亞人不再有資格以多樣性的名義獲取綠卡”——發給永久性居民的移民證件。

      由于面向技術工人的H-1B簽證將一直停發到2020年底,醫學院國際研究生無法住院實習,也就不能幫助護理新冠患者。我寫了篇文章,談了這些政策如何影響我追求美國夢。我很高興我能為失聲的人發聲。大部分國際學生不敢像我那樣說出來。

      作為一名為了擺脫貧窮和沖突而來到美國的國際生,發現這個國家并不歡迎我們后,我對美國的看法全部發生了改變。這些政策將對留學生產生巨大的影響。

      20203月,我創建了F-1 Doctors,這是一個師友聯絡服務平臺,旨在幫助國際生申請美國的醫學院和牙科學院。我的聯合創始人Benjamin Andres Gallo MarinGhazal Aghagoli都是布朗大學沃倫·阿爾伯特醫學院的學生,我還召集了30多個國家的90多名導師。我們的平臺發展很快,但我在6月關閉了網站,因為我們都需要空間來處理簽證限制帶來的問題,不過現在網站又運行起來了。

      國際學生心里清楚,他們不一定非得比美國公民優秀很多,才能申請美國的醫學院。即便如此,美國141所醫學院中,將只有49所接受國際學生的申請——其中許多將只接受加拿大公民。我們制作了一個文檔,里面包含了愿意接受國際學生的31所醫學院、這些學院的助學政策以及我們在哪里可以證實國際學生確實注冊入學了。

      YIXIN CHEN:靈活應變

      Yixin Chen是波士頓大學的一名博士生,研究的是認知與決策。

      我拿的是F-1簽證,有效期5年。7月發布但現已取消的聯邦聲明稱,僅上網課的簽證持有者將被驅逐出境,那直接打擊到了我。聲明剛出來的時候,我有一兩天連工作都做不了。

      構建一個多層次社交扶助系統有助于你應對壓力。方法有很多:打電話給家人,和同事聯系,在社交媒體上關注最具有發言權的資深國際學者,加入某個群聊或是國際學生組織。至于伴隨新聞而來的焦慮,有時候我們要允許自己暫時屏蔽它們。雖然7月宣布的簽證政策被取消了,但是我感覺傷害已經造成了。

      中美之間的沖突可能在特朗普政府之后繼續下去。美國的疫情應對措施令國際學生重新思考他們對于這個國家的信心。追求終身軌職位變得非常冒險,因為獲得職位的可能性非常低——美國移民政策的各種不確定性也增加了這種難度。美國原本擁有的一個特別優勢在于,它能夠吸引全球各地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而現在它已經放棄了這個優勢。

      2018年我剛來美國的時候,我以為我會待在學術圈,繼續做博士后,F在,我認識的幾乎每一個國際學生,包括我自己,都在重新考慮未來的職業規劃。我現在更傾向于進入產業界,或者在中國找工作,而不是在美國做博后。

      原文以The visa woes that shattered scientists’ American dreams為標題發表在2020928的《自然》職業特寫版塊

      ©nature

      doi:10.1038 d41586-020-02746-y

      來源:

      https:  mp.weixin.qq.com s KcutCBuZcELsFpQ5zJtn8A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
      幸运28开奖